365bet足彩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孟凡杰在黑龙江省教育学会2014年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作者: 来源: 黑龙江省教育学会 更新时间:2017-03-13



(2014年4月24日)

 

  上午会议的内容很多,传达了全国教育学会工作会议的精神,总结了省教育学会去年的工作,也讲了今年工作意见,特别是七个地(市)教育学会的同志作了很好的工作总结和交流,虽然没有全部讲,但七个市(地)的发言基本概括和疏理了全省各学会前段工作中的成绩和探讨的问题,总结出了很好的经验。听了以后很高兴!

  应该说,这两年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教育学会在开创工作新的局面、创新工作模式、研究新的问题,特别是贡献和服务于当前教育改革,有些地方有些工作功不可没,越来越得到教育行政部门重视,越来越得到广大教师和学校的欢迎。我想成绩真是来之不易!实事求是地说,这些年来我国教育的发展,特别是基础教育,也包括改革开放30来年,我们真正通过教育科学研究,通过对教育规律的探索,以此来办好我们自己的教育,这项工作才刚刚破题,刚刚开始。虽然过去教育科研不怎么被重视,像哈尔滨市教育学会姚书元刚才说到的“两层皮”。不但我们做这项工作的人感到是“两层皮”,实际情况也是那样,可以讲,全国一张试卷,一个独木桥,所有的孩子,包括所有家长,也包括我们国人都奔一个方向的时候,其他工作还有价值、有意义吗?当年黄冈的练习题,当年海淀的辅导题,成为我们老师手中的宝贝,成为各个学校求之不得的真经。为什么呢?那里题的类型很全,每年应届的学生拿到了练到了,这些学生就得了高分,比其他人高一等。所以,这样的教育用不着科研,搞科研不但没有价值,实事求是讲,那时搞科研是浪费生命,浪费资源,浪费财力。今天为什么各学会开始搞科研,形势发生这么大变化?现在这个时候敢讲了、敢说了、敢触及我们的问题了?很重要的就是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不但是GDP世界第二,同时也敢于让人们放开去讲自己的思想,敢于让国人去面对存在着的实际问题。在这样一种形势下才赢得了今天言论上的自由,给人们发表意见的自由,也还给了人们追求真理的一种权利。

  现在来研究教育上的问题,才刚刚感到有点滋味,刚刚回到教育工作的原点上。为什么这么讲呢?近一、二年,特别是近半年来,就发生了重大变化,让大家耳目一新。新到什么程度?从整个教育体系上,不说哪个学段,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教育,都有新的改革举措。就整个教育体系上说,清华、北大再不像原来一张试卷招生了。现在大学不再只办学术研究型大学了,大学里面要分类,不但高职院校要分类,原来学术型、综合型大学也要分类,就是原来的研究型大学也要寻求自己的特色特点。这样的教育才是真正适合人的教育。这种情况下,带来了教育改革的新变化,在高中提前开选修课,大学里的好孩子,由于在高中里提前开了选修课,有的孩子提前就把数学学完了,物理学完了,还仍然学有潜力。这样情况下,我们的教育均衡,就不是“削平教育”、“削尖教育”,而是让每个学生尽其所能。这和市场经济的规则是一样的。市场经济规则是什么?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激发每个人的活力,让每个人去创造,让每个人根据自己素质素养和水平创造自己的生活。这才是市场经济的本质。把所有的孩子都变成一样的人、一种人、一个规格的人,那不是教育。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关于高中改革,高中提出多样化。最近总结北京十一学校的经验。李希贵是原潍坊市教育局局长,局长之前当过校长、教师,现在是十一学校的校长,他30多年就这样摸爬滚打一路艰辛探索过来。现在十一学校开设很多适合学生的课程。根据高中阶段办学水平和程度要求,在选择课程方面学生有自己的权利。这样就与国际最好的高中基本接轨。美国高科技高中、英国卡贝尔学校、美国夏山学校以及英国好多出名的重点中学,都没有统一课程,都是学生自己确定课程,并由学校提供相应课程。当然,也要掌握最低标准,就是高中阶段学生应达到什么水平。学有余力的孩子们再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和潜质再选择自己新的课程。这样的学生到大学到实践中去不是乔布斯、不是比尔盖茨吗?不是创新型人才吗?当他在每个学习阶段一路走来的时候,就让他的个性自由张扬,就让他的创造潜力无限扩张,这样在走向社会遇到相关问题的时候,不是把知识变成僵化的教条,而是变成自己创造的工具,变成自己成长发展的武器。所以,回到我刚才说的话题,现在整个教育体系正进行大的诸多改革,如果哪个学校再按原来的教育方式,一上来就备课,备完课就讲课,讲完课就布置作业,布置完作业就练习,练习完就考试,考试就打分数,排个名次,就完成了我的教育任务。这样做行吗?不行了!所以,这个时候不学习、不研究,然后不去做,当不了一个合格的教师。这样情况下,我们讲教育科研有没有用啊?原来没有用,不需要研究。北京怎么讲这个题你就怎么讲这个题,最好的高中怎么做这个题,你就怎么做这个题。你把它搬来了,你的学生会了,多花费一点时间和精力,甚至多透支一点生命,你可能比他还好一点,用研究吗?不用研究。现在这个时候,我要开这门课,我原来学数学的,我现在要学的数学与原来掌握的数学不一样了。这样,知识不要更新吗?然后在培养过程中不仅教知识,更重要的是提高素质,提高社会责任感,培养动手实践能力,提高学生创新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按原来的模式走原来的老路,能教好现在的学生吗?不行了!所以这个时候必然回到这个轨道上来!就像搞市场经济一样,刚开始假冒伪劣、坑蒙拐骗,世界就不是中国制造,制造的是麻烦不是产品。这样就使我们慢慢醒悟过来,现在就要走市场经济应该走的道路。

  现在大家看新闻,中央提倡的事情,核新价值观方面的要求多么急迫呀!建国60年,我们从来没有大张旗鼓讲家规家风家训,不但祖上传下来的那一套不讲了,马克思的一套也不讲了,革命传统的那一套也不讲了。小学课本里只有一个《朱德的扁担》。我们在实践的过程中丢掉了传统中最有效的,人类几千年积累的文明财富。回过头来,现在不回归不行了!我们单纯研究西方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由于文化不同也会不一样。西方的国家治理是“三足鼎立”的形式。第一是市场经济,用市场的秩序、市场的制度、市场的规矩来规范人、教育人、培养人。第二靠社会,使每个人达到公民水平,组织起的社会是相互尊重的、相互包容的、相互团结的、相互合作的。第三是一个小政府,服务这个国家的国民。三足鼎立的社会、政府和市场。中国只有这三个不行。中国是一个讲仁义礼智信的社会,把中国治理好,正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要在四个现代化基础上,要有社会治理的现代化,这样,就要加上“家”这个层次。在这个“家”里都能做得好,在家里妻子对子女怎么样,子对母怎么样,掌握做人的一些基本原则、基本规则,当走向社会以后就自然扩展开来了。不可能在家里是好人,到社会是坏人。多数是那样,走向社会是坏人,在家也不会是好人,在家里那块也没做好。

有家、有社会、有市场经济了,再加上服务型小政府,这样就好办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老虎、苍蝇”。根本问题在制度,在文化。

在研究我们自己这块问题的时候,看一下这个大形势,看教育科研应不应该做,行不行,有没有前途?就当前和长远来说,就国际比较经验来说,正恰逢其时。听完大家关于学会前段工作汇报,我感到学会工作做得挺好,真有点眼光,有点远见。研究性工作在官场文化中是不被重视的,我们就是要在这种微不足道里,做出出彩的一页。一个组织、一个人,在埋头苦干、拉车前行的时候,抬一抬你的双眼,翘一翘你的双腿,看一下大势,就会增强做好自身工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人来到世界上,不论年纪大小,总要做些正经事。这个正经事,特别对我们这块来说,比所有工作都重要的就是教改自身。当前抓公平抓均衡,对不对?对呀!但实事求是讲,现在这样再抓一百年也不均衡。资本主义发展三百多年,发达到那种程度,它也不均衡。因为均衡不仅体现在硬件上,更体现在软实力上!不仅体现在结果上,更体现在过程和机会上。教育最终改革不仅仅是资源配置,不仅仅是权力下放,更重要是放在文化本身的建设上,即软实力这块的建设上。文化包括观念、包括精神、包括道德、包括所有理念。所以我说,我们做的这点事,和党中央倡导的那个理念和实践中教育自身的呼唤是相对应的。

我觉得大家在前段工作上,做出那么多好的成绩,还真有点远见,有点眼光。实践已经证明,凡是教育学会工作真正做出样子的地方,你在局长那儿是不是有位置啊?在单位你很有尊严哪!不要让人看不起,说那个人什么也干不了,就领那点工资,养你退休,养你到回家。有些同志,不论年老的还是年轻的,有了这种认识,做到这一点,然后有所作为,并立足自己的工作优势,针对当前的实践需要,成效就会很好。

刚才会上讲了2014年的工作。我想如果时机成熟、条件具备也可以走出去,特别是学会专职的同志,和区一级的同志,到经验成型的地方去学习。通过这种形式,让大家既有点交流,同时又能参观一点现场,让大家受到启示,怎么做学会工作有效,学会工作怎么做才能服务于教学,才能为领导决策提供帮助,才能在那个地方形成一股正风,带来一些好处和影响,并引领大家来做。让所有校长、所有骨干教师都知道怎样搞研究。正像刚才七台河市教育学会的同志讲的,“不求人人拿出成果,但求人人参与”。人人在教育学会的动员、组织下能够提高和发展专业水平和专业能力才是最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说教育学会做了很多工作,不仅是发现几个典型,看几个样板,不仅把这些本身提供给教师,还要通过样板形成过程,告诉大家,作为普通教师怎么通过研究工作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从而通过大家的教育科研自身给孩子以质量保障。校长则要通过参加教育学会活动,提高学校本身的教育质量与管理水平和能力。我们教育学会的作用、功能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关键事在人为。希望各地同志借助这次交流出的经验,好好总结。希望做学会工作的同志,包括基层工作的同志,都能从典型受到启示,开阔自己工作思路,迎接即将到来的教育改革的深水区,在攻坚克难的过程中,以教育学会这样的载体作为工具,促进我们自己的事业。

  围绕学会下步工作,省教育学会已出台了工作计划,各地要按实际情况有机结合。下面有几件事情再强调讲一下。

  第一关于学习。在中国这个节骨眼上,这个阶段,所有教育工作者都面临重新学习的问题。

  一个人学习上止步,你的生命、你的思想、你的知识就老化。如果你不想自己浪费自己的时间,把要做的和正在做的事情做好,都要步入学习这个轨道,当今国际上通行的三个维度上的学习理论,组织维度,要建设学习型组织;社会维度,要建设学习型社会;个人维度,要终身学习。要一辈子生活滋润,生活得幸福丰富,就要学习。生活幸福本身要学习,开创事业完成使命更要学习。个人差距、区域差距、民族差距就在于学习。这个问题不解决,永远没有希望。这是真理,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关于选人用人。市、县(区)级学会要用心选点人。鹤岗的同志讲了,要把对教育科研热爱一点、懂一点、能干一点的人选上来。这件事一定要办好。有的人就想混,不干事,只会闹事、搅事,弄不好还会给单位惹事。组织建设非常重要的是把人选好。选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解决好,其他迎刃而解;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什么事情都不行,事是人干出来的。在选人干事上也 要开阔思路,可试着招聘点“自愿者”、“义工”,适当搞点“兼职”,从而赢得工作主动权,得到领导重视,好人就慢慢给你了。

  第三关于科研工作。我们的教育研究工作千万不能跑偏。过去出现的问题在教育学会就不要再出现了,比如讲形式、热热闹闹搞活动,一点儿没有意义。教育学会的科研是什么?就是用研究的形式来学习、来工作。你遇到的难点,遇到不明白的地方,能够大体弄清楚一点了,说明白一点了,干得自觉一点了,这就是你最大的成果。所以,教育学会的科研工作千万不要“编四六八”顺口溜,千万别去说“官话”,千万别去抄国内、国外那些流行的话,没有意义。刚才姚书元不是说,“砸一锤子”吗!我说,对所有教育工作者来说,当前首先砸的第一锤子,或者唯一的一锤子,就是怎样砸在人的身上。老师的科研就要砸在你的学生身上,教师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方式,使学生能够进步。在45分钟里面,我的40个孩子的某一方面,通过课堂本身或一段时间的培养教育,他原来哪个方面稍稍有点改进,原来的短处克服了,原来是长处发扬了,就是最好的教育。所以我说,学校这一锤子要砸到学生的身上,就是以人为本。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人的解放和人的发展,离开这一点就不称其为马克思主义。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这些年,重新确立以“人为本”。所以,我们的教育科学研究,就是当你面对学生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不明白的问题,不清楚的、讲不出道理的事情,就是你最好的课题。每一个教师假设都能回答你学生的所有问题,都能解释你学生身上的疑点,都能对你每一个学生的需求拿出解决的办法,给他以指导和帮助,事情就好办了。所以,我们教育科研千万不能跑偏。跑偏了,就会浪费自己的生命,浪费孩子的生命,牺牲的是国家长远的根本和可持续的东西。没有必要!所以这一点在课题研究上非常重要。

  第四关于教育文化的传承。如果大家还有余力的话,现在给基层搞科研的同志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比如运用口述式,草根式的田野研究。我们黑龙江这个地方文化开发晚一点,实际上时间也不短了,和香港教育比起来,我们还算早一些。目前随着老人渐渐离开这个世界,我们怎么通过基层教育科研将他们丰富的史料整理出来。现在崔永元在做一项什么工作呢?崔永元这十年时间,把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抗日战争的英雄史,将有关的所有家庭、所有人,整理出十万多小时的录音,现在刚刚有眉目,即将在主流媒体播放。刚才基库说,国家要建立中国教育数字博览馆,就是类似这样一些事情。实际我们可做的工作太多了。比如,中华大地诞生百年的学校史。可能会随着中国城镇化本身的进程,农村教育不能说终结,可能会实行重大转型。我们把百年中国农村教育进程的发展历史整理出来,假如真把这个东西整理出来,可能全国都少有。与江浙、安徽、江西等地方比,私立教育要差,实际我们的资源也不少。有心人做点这样的事情,比退休后找不到精神寄托,要好得多呀!

  再有,现在都是大数据,都是云计算的时代,这个平台多方便,哪个人都可以用起来。用在教育学会现在的工作中,用在我们教育科研当中,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就知识传授这一点来说,你这一个学科的教研员,利用现在这个平台,你就可以知道天下所有老师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做的,做的怎么样,比较起来,我选择什么模式,拿来为我的教学所用,多方便哪!所以,我们的工作都与云计算,都与大平台,都与大网络计算机链接起来,谁链接得好,谁就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在这类资源获得和使用方面人人平等。还有,现在即将消失的教育,包括过去的网点小学。过去说,念小学不出屯,念初中不出大队,念高中不出公社。现在这样的农村学校慢慢消失了。你有心的话,收集一些过去的老图片,把它积累下来,随着共和国一百年,共产党一百年的时候,历史性地反映、疏理过去的历史,教育学会不可以做吗?太应该做了!不用说基础教育,就大学这块,就黑龙江这几所大学,能综合反映大学进程,反映对黑龙江高等教育做出重大贡献的老一辈教育家,还没有这样的人在做这些事情。理工大学创始人王大珩;医科大学创始人武修德,在那个年代,唯有他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东北农业大学创始人,林大的刘达校长,也包括哈军工的创始人……。回过头来,把这些人放到中国的教育史上,看这些人在中国教育的作用和成长经历以及教育实践中的哪些探索,多好啊!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今天专业委员会来了不少人,我们现在有没有一个教研室,语文教研室、生物教研室或其他教研室能把你这个学科的黑龙江学科教学史整理出来,包括课程怎么开设的,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课堂,什么样的教师配备,什么样资源配置,等等。这些都是空白,有了这些东西不就是一个文化的积累吗?孔子说的“三立”,立德、立功、立言,立言就是文化的传承。所以,我说开了,现实实践当中的问题需要我们解决。现在对教育文化的积累积淀这块,我们作为群众性组织有它的优势,其覆盖面广,哪个方面没有人做,我们有人做,哪个方面没有人经历,我们有人经历。就像齐齐哈尔教育学会李皓月说的微型课题,把这些聚在我们视野之下,疏理疏理、系统系统,你的成果就出来了,就呈现给大家了,就是那个阶段的经验,就是那项工作的很好的积累。立足我们应该做好的工作,为什么不做好这类事情呢?这类资源太多了,希望大家在这些方面开阔思路,为我们学会成果的呈现,提供更丰富多彩的东西。这就要求我们:拓宽视野、开阔工作眼界,拿出你更有价值供后人传承的那些东西。

  最后,关于提升文化、理念。学会工作虽然是群众组织,它也离不开中国这个现实,中国目前就是这样的状态。作为教育工作者,在文化、理念上要有提升,要继承中国士人的那种风骨:出污泥而不染。我们能看到这样一个现实,规范一个思想,就能规范自己所有的一切。在社会转型过渡时期,规范好我们自己,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迈好我们自己的每一步。从而带来个人平安,也带来我们这个组织的影响力。具体的事情大家都十分清楚,有关事情大家会感知很具体的。

  在这里嘱咐大家,我们要对自己负责,要对得起我们的称号,要对我们这块事业负责,做好自己的工作。要不被眼前的乌云遮住我们的双眼,抬起头去看未来的天空。正像家宝同志说的,当我们眼望星空的时候,我们心里面充满幻想、充满梦想、充满理想。当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时候,虽然不那么光彩照人,也不那么出彩,但我们有价值,值得去这样做。

刚才会上讲了2014年的工作,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开创一种局面,更好地为一线教师服务,为学生服务,为教育行政服务。让他们感到,离开我们就会感到缺点什么,少点什么,有了我们他们可能出彩一点,更好一点,更光彩一点。大家一定要更出色地工作,最后祝大家的工作在2014年有更大的进步!

  谢谢!

  (根据会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网站简介 - 本站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免责声明
主办:黑龙江省教育学会 承办:黑龙江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2015 - 2016